足球新闻

当前位置: > 足球新闻 >

川渝足球一家亲 期盼“雄起”声再来

时间:2020-06-21 05:17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 点击:

  2020年,成渝双城携手“出圈”成为全国焦点。或许在中国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从来没有哪两座城市像成都和重庆的关系一样有趣,两地血缘相亲又大相径庭。自遥远的巴蜀文明开始,成都和重庆就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“雄起”声中,川渝足球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血脉相连。

  5月24日,下了几天雨的天空终于放晴。成都兴城俱乐部常务副总经理姚夏坐在办公室里,习惯性地泡了一杯工夫茶。

  一天前,他刚刚随成都兴城从重庆返回成都。过去的一个星期,是他这两年在重庆待得最长的一段时间。

  对于成渝双城,作为生在重庆长在成都的他来说,颇有发言权。“人家都说我是重庆崽儿,你看,我户口本、身份证都写的是成都。”姚夏说。

  1990年,刚满16岁的姚夏一个人提着行李来到重庆菜园坝火车站,他的目的地是成都——他被四川省少年足球队选中,要离开以前训练的体校前往“省城”成都继续深造。姚夏说,当时这是唯一的选择:“我们踢球的时候,重庆还没有足球俱乐部,只有一个体工队,要想踢上专业比赛,只有到省队(四川队)去,所以我就只有离开重庆。”

  在重庆大田湾附近居住的很多老住户眼里,身高只有1.72米的姚夏能够脱颖而出成为球星,很大原因就是他是一个“乖娃儿”,能够一步步地在他父亲、重庆著名足球教练姚明福的培养下,克服身高劣势,以技术和速度征服对手。

  在四川足球界,像姚夏这种情况不在少数。成都皇家贝里斯俱乐部总教练张林海至今都还记得,1984年冬天,他一个人从重庆菜园坝坐上了开往成都的火车。“此前从来都没有来过成都,但是要进省队,拿铁饭碗,就只有往成都走。”张林海说,“虽然坐了一夜的火车很辛苦,但相比我们业余体校那些没进省队离开足球这个行业的人来说,我无疑是幸运的。”

  翻开四川足球已经发黄的历史相册,重庆绝对是一个迈不过去的篇章。1953年,贺龙元帅从当时的中央体训班足球队挑选了教练员王寿先入川,组建了当时仅有12名球员的西南足球队,又称“西南十二军”。1954年2月,第一届西南地区青年足球对抗赛在重庆举行。那届比赛中,王寿先发现了王凤珠等一批后来成为四川足球、重庆足球元老级人物的球员,组建了西南青年足球队,并在同年4月前往武汉,与当时的世界劲旅匈牙利国家队进行交流。1956年,西南足球队、西南青年足球队正式合并,称“西南体育学院竞技指导科足球队”。1957年9月,这支球队由重庆迁到成都,改称“成都体育学院运动系足球队”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是专业队体制下四川足球的一段辉煌岁月,四川曾有多达6支专业足球队,分别是四川一队、二队,重庆队、重庆青年队、成都队、自贡队。那个时候,四川每年都可以组织一次小型的足球联赛。如果想要多打几场比赛,便会邀请贵州、云南、西藏等地的球队一同参赛。1964年,四川一、二队和成都队先后来到重庆,与重庆队、重庆青年队合并组成四川足球队、四川青年足球队,并且把主场设在重庆。一年后,四川队又与四川青年队合并。姚夏的父亲姚明福、李晓峰的父亲李瑛璜、马明宇的父亲马鼎凯,当时就在队伍中。上世纪70年代,四川队整体从重庆搬迁到成都。从此,余东风、米东洪、马明宇、姚夏、张林海、刘劲彪等一批又一批重庆足球“崽儿”,提着简单的行李,从重庆坐十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来到成都。这样的景象,直到1996年成渝高速通车才画上句号。

  “那个时候,都是一个省的。踢得好的,就被选到省上代表四川参加比赛了。能够进入省队,就说明自己走上了专业道路,拿到了‘铁饭碗’。那个时候,穿件印有‘四川’字样的衣服回重庆,走在街上,人家都要多看你几眼。”如今已过花甲之年,却仍然在为四川足球奔波忙碌的余东风说起那段时光,仿佛又看到自己在绿茵场上恣意驰骋的样子,“真的说不清楚,四川足球队到底有好多重庆人,至少半壁江山吧。”

  1994年,作为当时全国硬件设施最好的足球场之一,成都体育中心迎来自己的首场国际A级赛事——世界杯亚洲区外围赛。也是这一年,中国首届甲A联赛里,34岁的余东风带领着刚满一岁的四川全兴队,异军突起,穿着黄色球衣的全兴队凭借赏心悦目的“小快灵”打法,夺得第六名,在中国足坛掀起“黄色狂飙”。成都球市也因为上座率高,球迷狂热不躁而且水平很高,被誉为“金牌球市”。从此,“雄起”之声响彻大江南北,四川足球迎来历史上最为激情燃烧的岁月。这段燃情岁月,足足影响了成渝两地“60后”“70后”“80后”三个年代的球迷,至今也常常被两地球迷津津乐道。

  尽管1993年,重庆市就诞生了第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——重庆渝海足球俱乐部,还与俄罗斯的斯巴达克队进行了一场比赛,轰动一时。但在重庆球迷眼中,四川全兴才是他们真正的主队。凡是四川全兴有主场比赛的时候,成都体育中心内都能看见“重庆球迷协会”的旗帜迎风飘扬。可以说,重庆球迷与成都球迷一起营造了甲A历史上最火爆的主场气氛。甚至还有一种说法是,成都体育中心特有的“雄起”加油口号就是出自重庆球迷之口。当然这种说法现已无法考证。

  “我记得那时候为了看四川队的比赛曾经骑摩托车到成都,早上出发到天黑都到不了,但每次只要这边一组织还是有很多人都参加。”说起四川队,重庆球迷的领袖级人物“小皮球”说道,“到成都看球我记得最清楚的,是1995年四川最后一战打‘八一’,我们20多辆大巴浩浩荡荡地开到成都,当时成都还有很多球迷到高速路那边接我们。最后比赛赢了,我们高兴得喝醉了很多人。”

  重庆足球“元老级”人物秦光樵对那段岁月的记忆同样鲜活:“1994年到1996年,我们球迷协会每周包大巴,少则100人、多则300人去成都看球。”那个时候,在成都体育中心看完甲A联赛再返回重庆吃顿火锅,绝对是一件时髦的事情。

  到了成都保卫战的最后几轮,6元一张的丙票要卖到90元,而当时大多数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只有300多元钱。但是为了心中的足球大家都无怨无悔。“那个时候,我们觉得观看一场足球比赛是一生中莫大的幸福。”秦光樵说。

  当四川全兴凭借翟飙那粒金子般的头球,保级成功后,成都体育中心沸腾了!“里面有多少成都人,有多少重庆人,没有人算得清楚。因为那个时候,大家都是四川人。”四川球迷协会会长张利梅说。

  1997年,川渝分治,两地足球有了各自不同的发展轨迹。但成渝双城间的足球人员往来从未停止。

  当四川足球进入低谷期,不少人才就近选择重庆作为职业生涯的跳板,年青一代的张池明、彭欣力作为成都青训代表人物在重庆迎来了足球生涯的高光时刻。重庆人王锴、罗森文也一度寄托着四川人对足球的希望。在重庆足坛颇有名气的甘锐、马晓磊、阎世鹏几经辗转,如今也是齐聚成都兴城。

  2020年,成都和重庆开始组成各类CP(组合),有火上热搜的“宽(宽窄巷子)洪(洪崖洞)大量”组合,也有天府新区、两江新区组成的“新科状元”。足球方面,也有了新动作。5月19日、23日,中甲新军成都兴城与重庆力帆进行了两场热身赛。6月,重庆力帆又回访成都,与成都兴城进行了两场热身赛。其间,两家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也披挂上场,切磋一番。

  其实早在2001年,巅峰时期的川渝足球就组织过“雄起杯”川渝足球对抗赛。当时的比赛组织者朱平直言:“搞川渝足球对抗赛展现两地同根同源的文化味道,展现两地兄弟间的良性竞争,这是足球的责任。”时任四川全兴总经理许勇也表示:“川渝是一家人,打对抗赛就是走亲戚,体现的是西部足球蓬勃发展的趋势。”

  2018年,川渝足球公益联谊赛在重庆奥体打响,姚夏、魏群带着当年的小弟汪嵩、刘宇等人来到重庆。对面也个个都是老熟人,刘劲彪、魏新、吴庆纷纷披挂上阵,让球迷直呼“回忆杀”。如今,成都兴城、重庆力帆短短一个月之内的四次交手,这一来一回,多少也有了些当年的味道。而让成渝足球对抗赛成为一项品牌赛事,这不仅是两地球迷20年来的希冀,也将是成都兴城和重庆力帆接下来会着重去落地的一个项目。

  据重庆力帆俱乐部官方微博透露,此次互访活动,双方就俱乐部的历史进程、基础建设、球队现状、未来发展进行了深度沟通交流。对于成渝两地足球的将来,姚夏说,“以前川渝足球之间主要是对抗式的存在,像最早的四川全兴和前卫寰岛,再到后来的重庆隆鑫之间的川渝较量。以后除了双方的对抗竞争,将会把相互发展这方面作为一个主要的突破点。”

  至于川渝足球CP未来的发展道路,姚夏表示:“现在提出成渝足球共同发展的概念。就现阶段来看,利用一些赛事来搭桥可能是最可能变成现实的,比如通过双方合作来打造有价值的赛事IP。之后我们可以再考虑青训、俱乐部等方面的合作发展。”

  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新形势下,成渝两地的足球人携起手来,重新打造成渝两地的球迷文化和“金牌球市”,未来可期。

咨询中心